从CPI到冬虫夏草 投资2017看什么?
发布时间:2017-03-30 浏览次数:2120次

从2001年至今的十五年里,上海车牌的价格已上涨了800多倍;1990-2016,冬虫夏草的价格翻了145倍;CPI是否将继续在上半年保持上升姿态?人民币贬值压力究竟还会不会加大?……

2017年3月25日,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携手宜信财富,联合举办“全球化视野下的经济前景与新一年资产配置展望”活动。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在现场,分别就中国经济“稳”字当头下的政策走向和投资新引擎、大类资产如何配置等问题,分享了各自的研究和判断。

参加本次活动的嘉宾还有宜信财富区域总经理陈颖,她在活动中展望了2017年不同类别资产配置的发展及优劣,并提出了跨地域和国家的配置、跨资产类别配置、以母资金增配另类资产的“三大黄金原则”。陈颖还主持了本次活动的圆桌互动环节。

两位嘉宾与现场听众互动

连平

物价水平短期仍将攀升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首先就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相关目标做出了判断,他表示,经济增长保持在6.5%左右、消费价格增长控制在3%以下、城镇新增就业110万人以上、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5%以内是可能实现的四个目标。

连平通过数据分析指出,当前,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房地产投资、制造业投资都有了反弹的迹象,其中收到政策因素的影响,公路、水运、PPP项目、铁路等项目投资反弹力度较大。他预计,2017年可能涉及到的计划投资将达20万亿。与此同时,受制于房地产投资周期性影响和政策因素,房地产投资增速在下半年将逐渐下降。

“CPI(消费价格指数)在上半年或还将呈现上升态势。”连平指出,伴随着PPI和需求的上升,以及金融投入、货币投入,流动性总体而言较为充裕,这推动了核心CPI上升,“但今年突破3%的可能性不大。”他并强调,而相对于CPI的增长,PPI(生产价格指数)在2016年后出现了大幅回升,结束了四年半的工业通缩,但在连平看来,目前这种高位运行的态势将持续一年左右的时间。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现场发表主题演讲

货币政策柔性收紧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以来,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和利率已明显上了一个台阶。连平认为,房地产泡沫和杠杆率持续上升是最重要的推动因素,原来所谓稳健货币政策下实质是偏松的运作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但这是不是意味着会持续不断地加以收紧?在他看来,短期内条件并不具备,因为经济下行还是有压力,虽然最近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但这些变化能否持久以引起周期的运行发生明显变化,目前仍然只是问号。

连平指出,今年流动性风险、钱荒事件不可能重演,所有政策会强调体现出一个“稳”字,因此货币政策会是一种柔性收紧的操作,不可能运用如调整存款准备金等与当前去杠杆抑制泡沫政策背道而驰的传统工具。

目前有没有继续升息的可能?连平表示,短期来说可能性也不大,一方面央行通过公开市场加息是希望看到利率水平有一定幅度的上升,但不要上升太过明显;另一方面现在的CPI(消费价格指数)没有到必须要采取利率抬高的措施对它进行抑制。

连平判断,在目前流动性并不太紧的情况下,企业的盈利PPI大幅度上升会在高位持续一段时间,企业的盈利状况会进一步改善。那么,本身估值水平不高的企业,加上盈利状况改善,估值可能会进一步好转,2017年股市就存在机会。

不过,他同时强调了潜在的三类风险,第一类是前段时间已经有所暴露的流动性风险和互联网金融风险;第二类是短期内有所发展,但是目前还没有明显暴露的,比如房地产泡沫和地方债务风险,今年下半年房地产市场降温过快,或者给经济带来下行压力;还有一类风险是外部冲击,主要是汇率和资本流动的问题。

人民币贬值幅度将收窄

近期,人民币汇率处于波动状态,出现了小幅回升的势头,但连平指出,在短期内,整个基本面状况的明显改善还是由于政策性因素的影响。“短期而言,市场的供求关系直接影响汇率的变化。”他表示,资本流动国际收支状况对汇率的影响是最直接的。

从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随着政策的变动还将承受贬值压力。压力的来源是资本流出需求较大,包括中资企业的资本输出,如境外资产收购等;外商投资增速放缓;高净值人群对于境外投资产生更多需求。

但与此同时,连平认为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幅度较之前将有所减少,主要是由于强势美元政策的中止以及人民币“入篮”后金融市场的开放,这些都对未来改善外汇供求不平衡的状况起到一定帮助。


邵宇

啥能跑赢印钞机?

从现有数据来看,1985年-2017年M2(广义货币)翻了303倍,30年的复合增长率为21%。基于此,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在现场抛出了一个有趣的话题:哪些投资能够跑赢印钞机? 他提到了“四大金刚”:冬虫夏草、上海车牌牌照、上海四大核心区的房价和在香港上市的腾讯股价。

邵宇分析,1990年-2016年冬虫夏草的价格翻了145倍,换算成30年的复合增长率为22%,勉强赶上M2的增速。而上海车牌,在2001年-2017年的发展中,上海车牌牌照价格增速凶猛,价格翻了882倍,换算成30年的复合增长率为25%,略高于M2的增速。

少数的科技金融公司能够跑赢这台印钞机,比如腾讯。邵宇称,“腾讯应该是二级市场的良心之作,它刚刚上市时的股价是4.5元/股,最高的时候涨到750元/股,2004年-2017年股票价格翻了222倍,30年的复合增长率21%。”

而备受关注的房产投资中,上海房价也备受关注。2000年-2017年上海四个核心区(徐汇、静安、卢湾和黄浦)房价涨了20倍,换算成30年的复合增长率为10%(年化以后每年增长率为6%)。

 “未来是不是也是这样呢?大家对房价思想上有一个钢印了,房价永远在涨。有一句话任大炮说过我有生之年看不到房价跌了,但是我觉得一定会看到房产税和遗产税的出台。”邵宇并提到,核心的三角区域,比如长三角、京津冀、大湾区,无论是公共服务、基础设施、产能以及房地产投资仍然有机会。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在现场发表主题演讲

“新三驾马车”

当前经济企稳迹象到底是新周期的开始还是繁荣的重点?邵宇表示自己不悲观,“无论是新的需求,新的供给都面临一个小繁荣”。他认为,在新常态下,拉动中国经济新需求将依赖于深度城市化、消费升级、“一带一路”带领的新一轮全球化这三驾新马车。其中,深度城市化将替代传统城市化,成为升级版的投资新引擎。超级城市群及其现代化立体交通系统的建设、城乡一体化和现代化巨型城市运营管理等都有望拉动投资。

在供给端,拉动经济增长需要通过技术进步和变革创新,来改变生产函数。邵宇给出了一个公式:“新供给=六新供给=<新技术+新产品>(中国制造2025)+<新模式+新业态+新组织>(互联网+)+新制度(政府、金融、财税、要素、土地、户籍、国企、自贸区,八项关键改革)”。

邵宇认为,这些改革的核心还是金融改革,也就是资本存量的调整和修复。因此,新常态下的宏观调控核心是通过移杠杆修复资产负债表,包括政府资产负债表修复(央地重构)、企业资产负债表修复、金融体系资产负债表修复(金融脱媒)。

“现在宏观调控的方式是把居民的购买力困在当下,困在国内,通过这样一个东西换得新的增长空间,我们觉得在未来3年可能会面临一个小的繁荣。这是非常重要的机会。”他指出,2017年可以往五大方向下注:深度城市化相关方向包括基建、房地产、汽车、PPP项目;“一带一路”和贸易战意味着进口替代、高铁、喝点、工程建设、军工等方向;全面深化改革则是国资国企改革、户籍、土地;供给侧和农业侧改革包括并购、去产能、农产品、大宗商品;创新创造方面则是互联网+和共享经济。

近期重点课程
招生咨询
  • 电话:400-921-5588
  • 邮箱:

    ee.admissions@saif.sjtu.edu.cn
专题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