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们”如何打破“富不过三代”魔咒?
发布时间:2017-04-20 浏览次数:1279次

国有句古语:“富贵传家,不过三代。”而根据相关统计数据,中国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24年,这也似乎印证了那句老话。然而,再看美国的福特、洛克菲勒、福布斯等家族,其产业延续了上百年。中国人如何创造自己的家族财富,打破家族企业短暂生命周期的魔咒?

2017年4月13日,SAIF金融E沙龙暨“陆家嘴读书会”围绕家族办公室为主题展开,SAIF金融学副教授吴飞携其最新译作《家族办公室完全手册》做客读书会,分享了其对于家族办公室的研究。

参加本次读书会的嘉宾还有领复资本创始合伙人冀田,上海富汇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王鸿嫔,宁波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黄凡,中金公司家族财富管理业务负责人李强,《陆家嘴》杂志主编韩圣海、《陆家嘴》杂志副主编陆伟飞。

家族办公室不只是投资理财

在分享之初,吴飞教授首先总结了家族办公室的概念。“只要它的目标、资金来自于家族,为家族管理财富或满足家族其他需求的机构,我们都可以称之为家族办公室。”吴飞教授介绍说,目前,在中国普遍存在的家族办公室分为单一家族办公室模式和联合家族办公室模式。

他指出,家族办公室并不只具有单一的投资理财功能,它在家族中往往扮演多重角色。第一是执行者,负责家族财富方面、投资方面的规划以及税收等方面的具体行为;第二是规划者,为家族提供信托、遗产、传承方面的规划;第三是监护人及守望者,管理家族重要的文件和信息;第四是心腹和智囊团,为企业和家族治理提供咨询,在各方面帮助教育家族成员。

针对不同的角色,家族办公室能够提供哪些服务?吴飞教授介绍说,家族办公室的服务既包括常见的投资组合、资产管理,同时也包括其他的金融类或财务类服务,比如税收、合规、风险管理等,此外,还包括代际传承财富管理,“这些服务代表了家族办公室最核心的价值。即创富、守富、传富、享富,包括我们对生活质量方面提升的管理。”吴飞教授说。

当前,中国的超高净值人群还停留在创富、守富阶段,对于金融服务的需求必然更为迫切,但与此同时,非金融服务的需求也在增加,主要集中于健康、医疗、家族传承,以及生活质量、旅游等方面。这也成为家族办公室区别于普通财富管理的特点——提供更多元化、全面、专业、个性化的服务。

随后,吴飞教授从不同维度对家族办公室进行了分类。他表示,按照服务对象划分,家族办公室分为单一家族办公室和联合家族办公室;按照功能,可分为多代集中型、投资型、行政与合规型、家族企业为中心型以及遗赠和慈善型。吴飞教授强调,从功能来看,每一个家族办公室都有一个核心目标,而这一核心目标也正是家族最强调的需求。

中国式家族办公室

伴随着中国企业转型的进行,一方面,企业家通过出售企业、IPO或重大财富转移事件获得了巨额现金;另一方面,一部分企业家开始将产业转移到金融业,将自己的财富看作商机,而不仅仅是资产。这两方面都意味着对私人财富管理需求的增加。

而目前中国市场上所出现的单一家族办公室和联合家族办公室,都是基于中国现状所形成的中国特色家族办公室。吴飞教授介绍说,单一家族办公室的首要目标是投资管理,相较于私人银行等第三方理财机构,家族办公室拥有四大优势:一是能够为家族财富提供有效的专属平台,提升对整体投资组合的理解;二是所有的投资目标、投资行为都能够与投资人的价值观以及理念达到一致;三是解决代理问题;四是提升投资机会和议价权。

吴飞教授就此展开介绍,他表示,在家族投资方面,家族办公室与大型投资机构最重要的不同是投资目标,“家族办公室不仅要实现风险水平下的利润最大化,还必须保证本金不受到永久性损失和保留一定市场流动性。”他还指出,制定策略没有时间限制、避开监管等都是家族办公室投资的优势。

除了单一家族办公室外,中国式联合家族办公室是目前市场上影响较大的模式,它以一个家族以上为服务对象。通过吴飞教授的调研发现,市场上的传统财富管理机构无法满足企业家日益增长的需求复杂度是家族办公室发展的主要原因,目前,中国市场主要存在独立第三方家族办公室和传统机构或专业人士设立的家族办公室两种形式,以提供财富管理、家族治理和行政管家服务为主。

吴飞教授表示,一个典型的联合家族办公室每个团队配置人数一般为28人,市场营销人数占比略多,而高管配置则要满足法律背景、资产管理背景和私人银行背景。

CIO与家族长老的关系至关重要

家族办公室要实现投资功能,主要依靠实践模式、外包模式、MOM模式、机构模式和投资公司模式。其中,不同的投资模式使得配置功能各不相同。吴飞教授指出,外包模式基本不需要配置任何功能;MOM模式要负责找到基金经理,做好配置;机构模式只需要资产配置和管理;投资公司要配置所有功能。

需要配置的核心功能包括资产配置,基金经理选择以及组合报告分析、风险控制防范等后台功能,吴飞教授强调,欺诈风险是家族投资所面临的最大风险。

家族办公室能否成功除了配置的功能外,强有力的CIO(首席投资官)至关重要,而CIO与家族长老之间的关系,是整个家族办公室能否成功的关键。在吴飞教授看来,CIO对于家族而言既是将投资理念转化为可执行策略的翻译官,又是投资总管,还是富豪家族与金融市场的联络人,同时也是风控官。而通过国外调研发现,CIO多有资产管理背景,以及部分来自投资银行与私人银行。“CIO是很好的职业发展规划。”

据了解,目前中国市场上大部分私人投资平台缺少正规的投资决策流程,即投资机构化。而事实上,投资机构化不一定使家族办公室获得更高的收益,但能使投资业绩更加稳定。吴飞教授介绍了家族办公室成为机构的六大特征:家族控制、治理结构、组合多元化、风险管理、费用和内嵌功能。

吴飞教授最后强调,要经营好联合家族办公室,首先,要彰显自己的独特优势;其次,要精准定位客户群体;第三,基于市场进行营销推广;第四,对客户进行教育培养;第五,通过“漏斗模型”对客户进行筛选。

专业机构与“家务事”

随后,领复资本创始合伙人冀田发表了主题演讲。他指出,对家族财富管理的两方,即家族和机构而言,最难的有两件事。“对家族而言,怎么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从数量众多的机构中挑选出一家适合的,非常难;而从投资的角度上来说,和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相比,家庭是最差的投资者。”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而这一点,在家族财富管理中则也体现得淋漓尽致。为了避免巨大的信息不对称问题,由家族雇佣团队来打理财富,这就是家族办公室最初的由来。

“但这也带来了新的信息不对称:职业经理人与家族本身是不是站在一条战线上。” 冀田指出,对家族办公室而言,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关键,在于运用什么样的机制,来建立信任关系,来做出中立的决策。

除了家族财富管理中老生常谈的资产配置问题,冀田同时也强调了其他两大重点:产业组合与个人金融资产配置。他指出,大部分选择家族财富管理业务的企业家本身都有主业,而在家族财富产业组合之中,如何分配主业和副业,选择副业又应该进入什么样的行业就是关键问题。其次,个人金融资产配置的不恰当很容易使企业家财富“一夜回到解放前”。因此,风险隔离又成为了重中之重。

冀田将家族财富管理的管理边界和治理结构分为两类,即投资型和管家型。其中,管家型涉及信托、法律和其他生活服务,而投资则更侧重个人资产管理及风险隔离层面。

打造财富管理生态圈

吴飞教授和冀田的主题观点引发了现场的热议。其中,SAIF金融EMBA校友、中金公司家族财富管理业务负责人李强在随后的发言中表示,他看好中国家族办公室未来几年的发展,但他同时强调,在教育市场的过程中,一方面既要对超高净值人群进行教育,是他们树立正确的财富观、价值观,另一方面也要对从业人员进行监管教育,使他们知道如何从专业角度提供更好的服务。

此外,李强还提出了打造财富管理生态圈的概念,他以SAIF的家族财富俱乐部为例指出,改俱乐部的成立旨在使不同岗位的成员发挥自身特长,形成良好生态圈,嫁接各自资源,使得财富管理形成良性循环,并持续发展。

尽管家族办公室未来发展前景看好,但在发展过程中仍遭遇挑战,其中,人才的匮乏便是发展缺口之一。李强表示,当前行业人才对财富管理、金融、税务、法律、超高净值缺乏真正理解制约了行业发展,因此,家族办公室的发展如同“长征”,在这一过程中,企业需要有核心竞争力以及持久的耐力。

近期重点课程
招生咨询
  • 电话:400-921-5588
  • 邮箱:

    ee.admissions@saif.sjtu.edu.cn
专题阅读
+更多